今天是:
当前位置:首页 >政务资讯 >今日黟县

宏村:敬畏心与进取心成就的乡村典范

浏览次数:663 信息来源: 《中国发展观察》杂志社调研组 发布时间:2019-08-30 08:22:44
[字体:  ]

与全国58万多个行政村相比, 宏村很“红?#34180;?/p>

她是建筑师眼中的“民间故宫?#20445;?#22905;是艺术家心中的“画里乡村?#20445;?#22905;是环境学者口中的“中国一绝?#20445;?#22905;是研究人员灵魂中的“徽文化的活化石?#20445;?#22905;是文化学者记忆中的“青山绿水,?#35272;?#20065;愁?#34180;?/p>

她是国家5A级景区,是中国最美乡村,是中国十佳最具魅力名镇。

她是“?#19968;?#28304;里人家?#20445;?#26159;徽?#23665;?#31569;“醉美”拍摄地,是肯德基“村级形象店”首选落脚地,是80 万研学人员2018年选择的“写生圣地?#20445;?#20063;是250多万游客2018年钟爱的旅游目的地。

这个面积不足20公顷、现存明清古建140余幢的皖南古村落,是世界文化遗产,是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,还是中国历史文化名村。

百?#21462;?#23439;村?#20445;?#30456;关结果超过3090万个,“网红村”名副其实。

不过,大红大紫的宏村虽然建村超过888年,名满天下却是最近20 年发生的事。

宏村走红: 一个“ 守旧”古村的逆袭

今天的宏村,村民富裕,村集体宽裕,周围十里八村的群众找工作、做生意唯其马首是瞻;不仅带领周围村屯致富,宏村还是黟县的利税大户,是“全域旅游、全景黟县”的龙头,并一路引领旅游业成为黟县第一大产业。

“然而搞旅游之前,宏村是有名的穷地方。”村民汪德洪回忆, 上世纪70年代,村里人勉强?#21592;?#32922;子,但住房(住在老宅子里)条件差,生活艰苦。因为保护山?#32622;?#26612;禾,村民只好从坡地上?#19968;?#26494;针当柴烧。因为比周围的村子?#35760;睿?#25152;以没有几个姑娘愿意嫁过来。那时宏村沿河街道?#33050;?#37117;是卖农药、农具、化肥、粮食等商品的小店,破旧而凌乱,村民天天经过的月沼和南湖,“也没看出有什么美?#34180;?/p>

依?#20889;?#27491;的古徽州建筑搞旅游, 是宏村穷则思变的必然选择。1982 年,清华、同济两所大学建筑系的学生,发现了宏村完整精美的古民居群,从此引发外界关注。1986年, 在安徽省黟县政府的主导下,县旅游局作为经营主体,开始发展宏村旅游。宏村作为景点,是从“承志堂”一处院落向游人收费开放起步的。投入不够、票价不高、游人不多,于是经营效果也不尽如人意。几年后,县旅游局把经营权交给镇里。一段时间后,镇里经营也不甚理想,再将经营权转交给村里。

与乌镇、周庄、赫图阿拉等景区不同,黟县搞古村落运营,一直没有采取整村?#23637;骸?#31227;民出村后再由政府选定经营者的做法。除了祠堂、庙宇、书院和承志堂等少数公有权属建筑,村民名下的136幢祖屋产权一直没有改变,村民也没有因为景区旅游而离开古村。因为涉及到村民生活, 所以宏村旅游一直采取分红模式。只是换?#24605;富?#32463;营主体的宏村旅游,运营一直不见大的起色,村民分红多数年份没有,也曾有过一年?#29615;?块钱的记录。

1996年,宏村注册成立旅游开发公司,在上?#24509;?#25919;府3万元保证金后, 承包者拿到了旅游开发权。这一次状况有所改观,宏村旅游门票年收入达17.5万元,反复核算后,村里每人分红10元。这是一个承包者满意,但村民、村集体和政府都不满意的结果。分红少、不透明是两个表面原因,其背后主因则在于有“西递榜样?#34180;?/p>

与宏村相距15公里的西递,几乎和宏村同时起步,在“能人村长”唐茂林的带领下,同样是以皖南民?#28216;?#36164;源搞旅游,先是搭起小棚收门?#20445;?后来成立村办公司,旅游事业一路顺畅。到1997年,当宏村旅游门票收入勉强达到17.5万元的时候,西递门票收入已经迈进300万元门槛。

尽管有榜样在先,但西递成绩显然只是一个阶段性的目标。?#26434;?#26053;游,黟县有更加远大的追求。

几经探索之后,黟县为宏村选定了新的突围方向——通过招商引资来做大旅游。这一次,黟县不再选择小打小闹,而是制定周密计划,精心挑选联络人,出手就是“攀高枝,傍大款”的打法,上京城,到中坤,游说“北大诗人”企?#23548;?#40644;怒波,请他来黄山脚下,共创宏村旅游的美好未来。

“宏村起步的时候,与旅游景区的要求相去甚远。”已经成长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徽州木雕技艺代表?#28304;?#25215;人、国家一级美术师的汪德洪回忆,1997年的宏村虽然已是旅游景区,但因村庄老旧,加上缺乏资金,无法整饬,所以彼时的宏村,青石板路面大部分已经损坏, 有些房子年久失修面临垮塌,到处堆放的垃圾散发着腐坏的臭味。

这样的场景,?#38376;?#21516;黄怒波一同考察的中坤集团高管,以宏村偏远和破败为由,反对公?#23601;?#36164;。

有人说,如果没有黄怒波诗人般的眼光和情怀,如果当初只是一个商人的眼光和想法,那么宏村就不可能与中坤结缘。

事实上,除了情怀这样的“软条件?#20445;?#40644;怒波还有如下“ 硬通货?#20445;?#22570;称?#28304;?#27969;量:一,此前两年,黄创办的中坤集团已经在宜昌、太原等地做大了房地产业,企业有钱;二,做旅游项目,中坤一以贯之的原则是一定要拿到独特的、惟一的和不可复制的旅游资源,黄有“发现宏村”的能力;三,黄赌定未来中国的交通和旅游业都会大发展,交通不便却风景如画的黟县有爆发的潜力; ?#27169;?#40644;做事爽快,言而有信。

心中有数的黄怒波,对宏村?#22836;?#20986;的历史性机会,志在必得。

1997年8月,在安徽省1997?#26412;?#25307;商会上,黟县政府与中坤集团就开发黟县旅游达成初步合作意向。同年9月,双方签订为期30年、总投资2518万元的?#39276;?#32463;营合作协议书—— 《黄山市黟县旅游区古民居、旅游项目合作协议书》,并根据协议成立了由县旅游局、文物局参与的黄山京黟旅游开发总公司,负责开发和管理以宏村、南屏、关麓三个皖南古民居村落组成的旅游方阵。

1998年,京黟公司主导下的宏村旅游开发如?#35745;?#21160;。此后20年, 宏村进入“中坤时间?#34180;?/p>

按照“保护、开发、利用”的古村落运营思路,京黟公?#26087;?#25163;的第一件事,就是在对宏村仔细调查研究后,邀请清华大学、同济大学的古建筑保护专家实地考察,进而共同制定了《宏村保护与发展规划》。基础工作完成后,京黟开始广泛宣传,以发布会、展览会、网络?#24179;?#31561;多?#20013;?#24335;推广项目,印制精美的宣传品四处发放,充分利用现代媒体宣传和促销, 宏村的知名度迅速提升。

1998年,京黟主导宏村第一年,门票收入就超过48万元,同比增长近两倍。

1999年,宏村的门票收入达到67 万元。这一年,京黟投入数百万元资金,用于宏村古建筑的修缮保护及景区设施完善;李安导演的电影?#27573;?#34382;藏龙》,在村里拍摄取景;由国家建设部、文物管理局等有关单位组成的专家评委会,对宏村进行实地考察后通过了《宏村保护与发展规划》。

这一年,在政府和公司的紧密配合下,西递、宏村景区开始联袂参评世界文化遗产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派遣国际古遗址理事会理事大河直躬,对宏村进行实地考察。由于保护、修缮和发展措施得力,宏村给大河直躬留下?#26494;?#21051;印象。事后,这位日本千叶大学的教授如此评价宏村: “青山绿水本无价,白墙黑瓦别有情。幽幽深巷,古韵依依。”

2000年11月30日,西递、宏村作为皖南古村落的代表,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遗产委员会正式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。宏村从此名声大振,旅游也借势迅猛发展起来。

2000年,宏村门票收入127万元;2001年,增长到387万元;2002 年,?#40644;?00万元。

专业化的运营,不仅极大地提升了旅游收入,更让宏村声名鹊起,旅游接待人次迅速攀升。1997 年,宏村旅游接待人次仅为2.3万, 2002年就已?#40644;?0万。

2003年,宏村被授予“中国历史文化名村?#32972;?#21495;。此后15年,宏村一路?#26087;?#35753;我们见证了专业运营的力量:

2006年,宏村门票收入越过2800万元,2010年超过5600万元, 2015年收入过亿元;

2001年门票收入为1997年的21.5倍,2004年为2001年的3.8倍, 2015年为2004年的6.7倍;

1997年宏村门票收入不足西递的1/15,2006年宏村首次超越西递,2011年约为西递的2倍,2018年约为西递的3倍。

经过第一个“公司五年发展规划”的京黟旅游,决定乘势而上。2003年,与黟县政府签定宏村景区二期开发项目,宏村奇墅湖国际旅游度假村开始启动,这一投资4亿元人民币的景区配?#32043;?#30446;,将建造高档旅游休闲接待设施,含星级旅游宾馆、网球场、游泳馆、垂钓中心、徽派会所、水上运动中心?#21462;?#19982;此同时,公司再投资8000万元人民币,恢复重建唐代名寺——梓路寺。

渐入佳境的宏村,荣誉?#23383;?#27795;来。2011年,门票营?#25214;?#36807;6600万元的宏村,晋升为国家5A级景区。此后,“水墨宏村”一跃成为黄山周围游?#22270;?#32858;最多的景区,每逢节假日游客均以万计。

2018年,在?#32423;?#23601;发“限流通告”的情况下,约有250万人涌入宏村,去领略徽商、徽文化和徽?#23665;?#31569;的魅力。而近1.3亿元的门票营收,间接拉动超过10亿元规模的“吃住?#23567;?#28216;?#27827;欏?#20135;业,尤其是解决了当地80%以上的农民就业和助力100%的农户脱贫,这是企业化、专业化运营宏村20年带来的丰厚回报。

主体多赢——保护、开发、利用的典范

几年前,汪洋在担任国务院副总理时曾考察黟县。考察结束后,他给出了这样的评价:“西递、宏村是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典范。”

“作为皖南古村落,无论是从国家文物保护、旅游产业开发还是从世界文化遗产的利用哪一个方面看,汪洋同志对西递、宏村的评价,都是恰当的。”黟县文化旅游体育?#24535;?#38271;程丹认为,综合评价,宏村在全国同类旅游资源中,运营和管理水平属第一梯队,可比乌镇、周庄。

?#26434;?#23439;村来说,其发展的首要任务就是保护。程丹向《中国发展观察》杂志社调研组介绍,为保护世界文化遗产,黟县出台?#27573;?#36882;、宏村世界文化遗产保护管理办法》,设立遗产保护管理委员会,创立西递、宏村保护基金,将每年两村门票收入中的20%提取出来,作为全县文物保护基金;同时把景区内的行政办公职能和商业业态,逐步转?#39057;?#26680;心保护区之外的缓冲区内。

以保护古村落为重点,以实施徽州古建筑保护利用工程为关键, 黟县出台《古民居保护利用工?#39749;?#24178;意见》《古民居保护利用工作管理办法》,制定古建筑修缮九项程序,建立三维数字化保护电子档案,并对全县1684处不可移动文物实行区域性整体保护和创新性开发保护。编制完成全域17个古村落保护整治利用规划, ?#28304;?#32479;村落工程建设进行?#32454;?#25226;控, 并通过环境整治,最大限度地保留和恢复村落自然本色。

近年来,“标准化”在提升乡村城镇化效率和质量的同时,也带来了“千村一面”同质化的问题。更为痛惜的是,乡村、乡土文化因此受到一定程度的破坏。特别是有些古村,村民富裕了,房子变大了, ?#32321;?#23485;了,乡愁却无处可寄了。

“然而宏村20年的发展之路, 却没有受到外界大环境的影响。” 黟县徽州文化研究所所长余?#20301;?#25351;出,宏村通过发展旅游,让古老村落和徽州文化在继承中得以弘扬, 在保护中得以科学开发和高效利用,打造了可?#20013;?#39640;质量发展的著名景区,重塑了“中国最美乡村?#20445;?#24182;为新农村建设探索了一条扎实可行的新路子。

“更为重要的,宏村让你既留住乡愁,又很有奔头。”身为木雕店老板的汪德洪说。

宏村是全国首个由企业主导运营的世界文化遗产。《中国发展观察》杂志社调研组认为,“宏村经验”集中体现在以下四点:

一、始终突出徽州文化这个灵魂。宏村最宝贵的,是非常独特的文化遗存。这种文化镌刻在宏村及其古老民居的每一个物件上。历史条件与自然环境的特殊?#35029;?#36896;就了曾经富甲天下、人文昌盛的古徽州,留下了徽州农商社会曾经完善处理人与自然关系的古村落,她们“是人类古老文明的见证,是传统特色建筑的典型作品,是人与自然结合的光辉典范?#34180;?/p>

在近35年——特别是最近20年的保护开发利用中,政府、企业和村民对宏村的文化遗产较好地做到了两点:一是像爱护生命一样保护古村落的一砖一瓦、一草一?#23613;?#20182;们采取多种有效形式,对各类古建进行保护性利用,继而使之光大弘扬;二是通过大力宣传、?#24179;椋?#35753;世界认识宏村, ?#19981;?#23439;村文化。特别是通过发展旅游,让?#40644;?#26469;的村民与生养他们的千年古村共生共荣,激发他们自主自愿地对古村爱之深、护之?#23567;?/p>

“这些年,政府、企业和村民虽有利益分歧,但在保护宏村这件事上,是一致的。”汪德洪说,从保护效果来说,成绩显著——包括木雕、砖雕和石雕,我们可以在宏村见到“教科书”般的海量文物遗存,“而且那些精美的古人作品,就在它们本来的位置上?#34180;?/p>

二、紧紧抓住农民增收这个根本。宏村是以“皖南古村落”的定位入选世界文化遗产的。所谓古村落,第一是古,即古代的;第二是村落,有人居住。西递、宏村以“古村落”成为世界文化遗产,这在全球是唯一的;更重要的是,她们是活生生的古村落,是有人在其中生活着的人类文化遗产,而不是一个仅供观瞻的文明遗址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如何协调古迹保护、旅游开发与村民增收的问题,让村民共享千年古村因焕发生机而带来的发展成果,成为决定古村能否继续成为“活着的”文化遗产的关键。

通过引进中坤集团开发和利用宏村,按照“政府主导、企业运作、村民参与”的方式,启动了实?#24066;?#30340;古村落保护和整治行动,老房子得以修缮,古村落得以保护。随着旅游兴起,景区村民80%以上的就业和70%以上的家庭收入,均来?#26434;?#26053;游业。村民来自房屋?#39276;蕖?#22303;特产及工艺品销售、餐饮民宿、交通运输、外围房产运营等多?#24535;?#33829;的收入,不仅让宏村早在2006年即实现100%脱贫,更明显的财富效应是,经过多年积累,家庭财产有几十万、上百万的不算富, 几百万、甚至上千万身家的农民, 在宏村也不是个案。

从上世纪80年代中叶开始发展乡村旅游,黟县逐渐成为我国乡村旅游的重要策源地之一。文化旅游体育?#24535;?#38271;程丹介绍,目前黟县以全域旅游发展为主线,实现了文化传?#23567;?#20241;闲民宿、艺术写生、摄影创作、体育赛事、研学修学、观光度假等七大业态融合发展。去年, 西递、宏村接待海内外游客320万人次,旅游门票收入近1.9亿元,仅旅游业人均分红就超过4000元。

宏村现有400多户、1300多口人,80%以上的村民因参与旅游产业链而成功致富。政府和京黟公?#23616;环?#20139;门票收入,村民在房屋出租、?#26434;?#25110;合伙经营其他生意的收入,均由村民自享。近几年,宏村与周边村民年收入过百万的不在少数,一个明显的佐证是,2018 年水墨宏村(保护区以外的综合房地产项目)开盘,“很多村民踊跃购买,有的还整栋楼、整栋楼地购买?#34180;?#19968;位村民因为没有抢到现房,“索性直接付现金买了一辆奔驰?#25285;?#25165;平复了心情?#34180;?/p>

正是因为村民从旅游业中直接或间接获得的收入甚多,才稳住了村民的心,坚定不?#39057;?#36208;旅游引领发展之路;也稳住了古村落的根,让村民在主动保护古村落的同时,自愿选择留在古村继续工作和生活。

“宏村村民的年收入,在黄山地区已名列前茅。”宏村村史馆“候任馆长”余?#20301;此担?#23500;裕起来的村民,对党和政府,对中坤集团,都抱?#25351;?#24681;的心态;对共同富裕,?#21592;?#25252;绿水青山和建设?#35272;?#20065;村,也高?#28909;?#21516;。

三、引入强化现代经营这个方法。宏村成功运营20年,离不开三个主体:政府、企业和村民,企业作为旅游业务的运营者,村民作为其他服务业态的经营者,政府更多扮演的是监管者、“守夜人?#20445;?#25991;物保护、消防安全、?#32321;?#37038;政、社会综?#29616;?#29702;等)的角色。将宏村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,进而按?#38556;?#20195;管理制度在保护古民居和民俗文化的大前提下,对景区进行科学的开发运营与合规利用,其结果是综合管理能力与服务水平不断进步,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不断提升。

中坤介入宏村之前,村里老百?#25214;?#22312;搞旅游,但旅游线?#33539;?#20419;、范围有限、档?#30031;?#24120;低。中坤接管后,导入全新的运营理念,在对外营销、对外宣传、形象塑造等多方面,都让宏村上了一个大台?#20303;?/p>

“客观地说,如果没有中坤的进入,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发展,宏村的旅游也会搞起来,但是困难会更大,在困难中摸索的时间会更长。” 余?#20301;?#25351;出,当时村里很多老房子都面临倒塌,无论是老百姓还是政府, 都没有钱也没有能力去修缮。文物级古民居的保护和修缮,既需要大量的投入,?#20013;?#35201;专业的维修手段,这两点靠村民自身无法解决。在这种情况下,?#26434;?#34892;将倒塌的古民居,村民只能听之任之——“你倒就倒吧?#34180;?#24403;年的宏村老百姓,种几垄地粮食,从山上采几片茶叶,也就解决个温饱, 根本谈不上积累,更谈不上发展。如果没有旅游的大发展,宏村的保护不可能像今天这么完美。还有争取世界文化遗产。与宏村同时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周庄?#23663;?#37324;,当地政府动辄投入数千万,而黟县当时能拿出来的,也就几十万,根本不够。

中坤在宏村的努力,同样得到政府的肯定。“中坤及京黟,都是现代化的企?#23548;?#22242;,企业管理科学,对景区的理解高屋建瓴,对品牌的塑造成熟老道,在营销的深?#21462;?#23459;传的广度上遥遥领?#21462;!背?#20025;认为,虽然后来有很多企业介入黟县其他景区的运营,但在运营成效和发展态势上,与京黟相比差距不小。

而自中坤介入宏村后,黟县对民营企业参与全域旅游,旗?#21335;?#26126;地支持。政府作为全域旅游的主导者?#22270;?#31649;者,不但看到了民营企业先进的管理经验和前瞻性的市场眼光,同时看到了民营企?#23548;?#23545;古民居和古文化深深的眷恋?#22270;?#23450;保护的态?#21462;?/p>

四、牢牢守住发展和生态“两条?#32043;摺薄?#23439;村的生态,不仅是绿水青山,更重要的是文物保护。因此, 保护生态一直是宏村的头等大事。宏村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后,游客巨增,在巨大商机和现实利益驱动下, 村民?#36861;?#25913;造老房子建旅馆、开餐厅,或打通沿街墙体开店摆摊儿,古民居保护一时面临新的挑战。

政府和企业当然支持村民致富的愿望,但前提是古村的生态不能?#40644;?#22351;。为此,政府?#32676;?#32534;制了宏村古村落保护与发展等一系列规划,划定核心保护区、建筑控制区和环境协调区的范围,严禁在古村落内新建住宅和附属物,并?#32676;?#22788;理违章建筑50多户,拆除违章摊点1350多平方?#20303;?/p>

政府还力推保护工作制度化、社会化,推动社会组织齐抓共管。宏村成立了民间保护协会,制订了村规民约,并与农户签订了保护协议:凡存在破坏古民?#26377;形?#30340;农户,一律不发?#25293;?#24230;旅游基金;对违法违章建设, 一经发现立即拆除。

为了支持和规范旅游服务业的发展,宏村还成立了乡村客栈联盟,制定了民宿服务标准,规范市场行为,引导200多家客栈民宿向规范化、精品化发展。

为?#24605;?#22823;保护力度,宏村规定?#22909;?#24180;门票收入中的33%要返还给当地政府与村民,用于古村落和古民居的维修与保护。调研发现,因为目标?#39749;罰?#32418;线”清晰,责权利协调,在保护生态的前提下一心一意发展旅游的宏村,已经实现从被动保护到主动保护、从局部保护到全面保护、从静态单一保护向“活态”整体?#21592;?#25252;的根本性转变。

余?#20301;?#35748;为,宏村的旅游运行主体是政府、企业、村民,三位一体,缺一不可。这其中村民从不理解、怀疑、对抗,到理解、信服、支持的转变,至关重要。

当年的宏村,几条街都是商业业态。为了保护和发展旅游,宏村不能搞成小商品市场,更不能搞成农贸大集。但老百姓认为,村子是我们的, 院落和古屋是我们的,当然街道也是我们的,怎么搞是我们的事。

京黟给村民讲这个?#35272;恚?#20320;在街道上摆摊设点,在家门口占道经营,其实是对旅游景观的一种破坏;而?#20197;?#29421;窄的古村路上摆摊设点,还容易和游客?#30446;?#30896;碰、发生纠?#20303;<热?#22823;家都想搞商业经营,那公司就在宏村景区之外建设一个大的商品市场,村民自己制作的手工艺品或土特产,都可以拿到那里去卖,公司配给村民的摊位费,每户只?#25214;?#22359;钱,而村民在那里赚多少钱都是自己的,与公司无关。

“只要?#35272;?#35762;通,致富路通, 村民其实是配合的。”汪德洪说, 村民这些年为景区的付出,有很多也是无私的。

今天宏村村民提到黟县政府, 提到中坤或京黟公司,都有一种感恩的心理。当年村民生活在?#29420;?#19982;饥寒的状态下,现在每家都是比较富裕的新农户,这种翻天覆地的变化,确实与政府和企业的努力是分不开的。

与20年前相比,今天的宏村是一个呈现“多方共赢”的?#35272;?#20065;村。?#26434;?#26449;民来说,他们致富无需背井离乡去外地打工,他们的平均收入在黄山地区名列前茅,他们的生活早已达到小康。他们祖祖辈辈生活的古老山村,不但一如童年记忆的模样,而?#19968;?#21457;青春光彩,充满新的希望。

?#26434;?#20013;坤,宏村是其进军旅游度假产业的第一个成熟项目。在宏村,中坤所获虽然只有门票分成一项,但因为有不?#26174;?#38271;的门票收入做背书,中坤开发了奇墅湖国际旅游度假村,又依托梓路寺打造了100 多栋徽派度假会所。2012年,中坤投资2.3亿元,在宏村之外推出大型室外实景文化剧《宏村·阿菊》。

宏村?#23548;?#36824;为远道而来的中坤贡献了一种可复制的商业扩?#25293;?#24335;。黄怒波曾说,“宏村经验就是中坤模式。”由宏村项目探索成功的“自然人文风光+度假旅游+文化演艺”的组团开发模式,成为中坤集团在新疆、云南、?#26412;?#23433;徽(桐城、巢湖)等地布局旅游产业的标配。

而?#26434;?#40671;县政府,宏村成功探索的政府主导、企业运作、群众参与的景区保护管理与开发利用新模式,不仅解决了宏村自身脱贫、发展的问题,更重要的是解决了古村落整体保护这个“天大”的问题。宏村的成功,还让群山围绕、交通不便、工业基础薄弱的黟县,在坚守发展和生态“两条?#32043;摺?#30340;狭路中,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。现在,以宏村、西递为龙头,黟县的塔川、南屏、屏山、卢村、打鼓岭、?#31350;又?#28023;等诸多旅游景区,一派蒸蒸日上的景致。

徽州文化是我国著名的三大地方显学之一,其独特的文化魅力和典型的代表意义,决定了她在中华民族经济、社会、文化发展史上的独特与重要地位。黟县是徽文化遗存最为丰富的地区之一,以宏村为代表的黟县旅游,?#26434;?#20445;护和弘扬徽文化,传播徽文化的独特价?#25285;?具有重要作用。

其实在“多方共赢”中,“古村落”也是重要的一方。宏村,这个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为中国古村落的典型,其成功的保护与发展模式,是其他古村落保护和发展可资借鉴的典型案例。

黄怒波曾说,宏村最难得的就在于,原生态的农耕文明在这里保存完好,和商业化的经营不仅互不?#22336;福?#36824;相得益彰。

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中心官员皮特·德布林则表示:“当我们?#33268;?#22914;何较好地实现保护和旅游发展之间的平衡时,?#20197;?#23439;村看到了这种平衡。”

成功背后:敬畏心与进取心的统一

无论是黄怒波自评的“相得益彰?#20445;?#36824;是皮特·德布林作为观察者评论的“这种平衡?#20445;?#20004;句评语的逻辑其实相同,那就是“敬畏心与进取心的统一?#34180;?/p>

鲁迅先生说:“不满是向上的?#24503;幀!?#27809;有进取心,宏村不可能如此成功。

而与进取心同行的,甚至是比进取心先行的,是敬畏心。古?#38220;疲骸?#24515;有所畏,行有所止。”正因为首先对“中国古村落的杰出代表、徽文化和典型地方文化特色的具体体现、中国民间建筑艺术的宝库”心怀敬畏,才让宏村这一“皖南古村落”和“徽文化的活化石?#20445;?#22312;快速发展中始终坚守生态?#32043;摺?/p>

作为主导者,政府在推进宏村发展的过程中,首先展现的是监管者“敬畏心”的一面。在引入企业运营者之前,政府一直是古村文物保护的主体;在引入中坤之后,政府制定了一系列的规章,?#32321;?#22312;原汁原味保护的基础上,盘活古村资源,让居住其中的人们成为“活的古村”的一部分,并让他们继续安居乐业。引入中坤,该支持什么、限制什么,体现了政府在发展宏村?#26412;?#30031;心与进取心的统一。

保护宏村的历史文化,并不是将古迹封存?#29615;?#22312;玻璃橱窗里的, 也成不了今日的“皖南古村落?#34180;?#21482;有发展,?#25293;?#35753;宏村这块“活化石”继续保持生命力。如?#30031;?#23637;?——找中坤合作。

中坤集团有财力,老板黄怒波有能力,而?#20063;环?#24605;想。特别是黄有深厚的文化?#33258;蹋?#35799;文俱佳; 对文化经营?#34892;?#36259;,有“乡愁”情结。他从骨子里敬重宏村所代表的徽文化,懂得一个日渐破败的古村落对一个现代化国家的价值。

“20年前,找一个真懂宏村的有钱人,并不容?#20303;?#24456;?#20197;耍?#20107;实证明黄怒波是一个靠得住的伙伴。”余?#20301;此担?#40644;从一开始就?#20449;怠?#20808;保护,后发展?#20445;?#20140;黟上手的第一件事就是请专家共同研究制定《宏村保护与发展规划》;接手一年后,宏村即启动?#21543;?#36951;?#20445;?#36825;看起来是一个为了大发展的举动, 但我们应该注意,?#21543;?#36951;”首先是一场保护行动。

中坤后来做强做大了旅游业, 进而开发房地产,打造宏村品牌, 堪称步步为营、相互融合,但都是在遵循“系统保护,科学保护,规划先行,一张蓝图干到?#20303;?#30340;基础上进行的。

“大家看到的是赚到钱的中坤,往往忽略企业的善意。”余?#20301;?#20030;例,当年申遗,县里财政吃紧,中坤立刻拿出几十万,请来专家做宏村保护和修缮的规划书;中坤后来开发的高档?#39057;?#21644;巨资打造的实景文化剧《宏村·阿菊》,客观上也弥补了黟县当时没有高档旅游?#39057;輟?#23433;徽全省没有大型室外演出项目这两块短板。

到宏村旅游,不论您是一个人,还是一个团,都有免费导游为您服务。与同级别景区动辄百元以上的导游收费相比,宏村20年来一直提供免费导游,“就为让游客真正看懂宏村?#34180;?/p>

宏村?#38431;?#22825;下学子来研修,除了提供每天不限入门次数的“写生卡?#20445;?#36824;特意让学子们在“把?#35272;?#23433;徽寄回家”的明信片上,写上自己的心里话,寄回自己的家,传递给自己的?#30528;?#22909;?#36873;?/p>

“宏村模式不可复制有两个原因,第一是中国文物古建的保护还处在政府主导时期,第二是企?#23548;?#40644;怒波在宏村模式中的作用不可替代。”同济大学韩锋教授的这?#40644;?#20215;,可以看作是对企业以敬畏心与进取心相统一的姿态运营宏村的褒?#34180;?/p>

“从群众对徽州古建筑群日渐浓烈的保护观念中,我看到了文明的传承和进步。”余?#20301;此担?0年前,宏村发展生产的热情高涨,有的村民把花园改成了猪圈,把书房变成了仓库,在很精美的木雕上钉上钉子、挂上腊肉。2000年西递、宏村成功申遗后,迅速增长的旅游收入?#23663;?#26469;游客的赞不绝口,让村民们开始重新审视自家古老民居和传统文化的高贵,从此敬畏心起。

“而?#28216;?#36882;、宏村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开始,历届县委县政府对文化遗产、文物保护、旅游服务都重视, 黟县也把文化旅游产业作为第一产业来看待。这就是我们的进取心。?#32972;?#20025;说,我们现在把所有的工作重心和举措,都放在旅游产业上,紧紧围绕“全域旅游、全景黟县”的战?#38405;?#26631;,以县域大景区建设为抓手,创新品牌营销、提升消费业态、优化服务环境, 推动旅游全域化、标准化、信息化、品牌化,力推旅游扶贫,追求共同富裕,着力开创黟县旅游品质提升新局面。

“宏村20年,是一个乡村发展形成多赢结构的典范。她让村民受益,让企业发展,让政府减负。”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研究员周健奇评价,“宏村经验”的社会效益甚至大于经济效益,对乡村环境的保护,对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发展,对农村发展利益再分配的探索,对徽文化的保护、发掘、传承和传播,对乡村旅游的示范和引领,对乡村坚定走绿色可?#20013;?#21457;展的道路,对扶贫攻坚和建设?#35272;?#20065;村,均有重要的参考价值。

(责任编辑:杨华玲)

扫一扫在?#21482;?#25171;开当前页
城市猎人注册